美联储自3月起已4次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共加息225基点。随着美国加息,港美息差扩大,港汇自5月以来多次触发弱方兑换保证。自5月12日至8月2日早上5点,香港金管局已27次出手买入港元,共耗资1861.7亿港元,以此稳定联系汇率制度。

频频出手也使得香港银行体系结余不断减少,并将于8月3日跌至1447.5亿港元。

因金管局进行外汇市场操作而引致总结余变动,是反映资金流压力的最显而易见的指标。而总结余的减少意味着资金正流出港元体系。

香港金管局耗资1862亿买入港元

8月2日,港汇再度多次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香港金管局根据联系汇率制度,在2日早上5点左右承接89.41亿港元外汇交易沽盘,及外汇基金票据及债券所付利息或新发行量的1.12亿港元,合计90.53亿港元。香港银行体系总结余将于8月3日跌至1447.5亿港元。

(注明:上述数据是T+1)

根据香港金管局网站披露,从5月12日凌晨到8月2日早上,香港金管局已经27次出手买入港元,共耗资1861.7亿港元。

这系列动作背后,皆因美国进入加息周期。美联储自3月起已4次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共加息225基点。随着美国加息,港美息差扩大,引发市场人士进行套系交易,加上近月本地市场对港元需求偏弱,港汇自5月以来多次触发弱方兑换保证。

为稳定汇率,香港金管局按照联系汇率制度买入港元卖出美元,有助抵销套息交易的诱因,最终令港元稳定于7.75至7.85的区间内。而大量买入港元使得银行体系总结余相应下降。

联系汇率制度的重要性

持续的资金流出压力,最终令总结余减少。

面对银行体系总结余不断减少,市场上也出现不少唱衰联系汇率制度声音。甚至还有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称,由于银行体系总结余持续下降,内地地产发展商的问题等,会令联汇制度崩溃。美国对冲基金海曼资本首席投资官凯尔巴斯多次表示,香港联系汇率制度可能会出现脱钩。

值得注意的是,还有市场传言称香港金管局与中国人民银行货币互换协议的优化措施,描绘为影响联汇制度的一大重要因素,认为根据协议,港元会被送缴人民银行。

对此,余伟文向记者表示,香港的货币及金融市场一直保持稳定及有序运作,联系汇率制度过去多年经历了不同的利息周期也能保持稳定。类似情况曾经在美国2015年至2018年的加息周期出现,事实上,市场对有关运作已经有充足的理解和经验,对联汇制度充满信心。

余伟文还称,中国人民银行与金管局签订货币互换协议的主要目的,是支持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持续发展,与联汇制度无关。环顾全球,央行或货币当局之间签订货币互换协议实属常见。就人民币而言,中国人民银行已累计与40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签署过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而联系汇率制度的重要性对香港来说不言而喻。香港某财富管理的投资总监陈伟表示,“港元与美元挂钩促进了香港贸易和金融流动,如果没有该制度,大规模的国际资金流动,会使得港元剧烈波动。香港能够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恰好就是这一制度做了重要基石。”

换言之,香港作为金融和贸易港,大量资金流入流出,联系汇率制度就像一个锚,有助于香港外汇市场的稳定。

事实上,香港金管局多年来在金融及银行体系建立了强大的缓冲和抗震能力,香港外汇储备规模庞大,截止6月底官方外汇储备资产为4473亿美元,支撑着2200亿美元货币基础,比例达到2:1,这意味着香港拥有充足的弹药库来应对做空港元的行为。

但即便如此,香港外汇储备及流动性下降仍不可忽视。根据金管局提供数据,6月底官方外汇储备资产为4473亿美元,而5月底为4650亿美元,4月底为4657亿美元,外汇储备近几月不断减少。

香港外汇基金上半年投资亏损

2022年上半年全球金融市场经历严峻的挑战,包括通胀持续加剧,主要央行收紧货币政策,地缘政治冲突及全球经济放缓,导致投资环境急剧转差,环球债券和股票市场罕有地同时大幅下跌,彭博美国国债指数和标普500指数分别录得1973年和1970年以来的最差表现。此外,美元兑主要货币大幅攀升,为外币投资带来汇兑损失。

这直接导致香港外汇基金投资的债券、股票和外币投资在上半年均遭受损失,整体投资于半年间录得历来最大的亏损。

根据香港金管局公布的外汇基金截至2022年6月底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外汇基金在2022年上半年录得1442亿港元的投资亏损,其中主要包括:债券投资亏损559亿港元,香港股票投资亏损85亿港元,其他股票投资亏损732亿港元,非港元资产外汇估值下调128亿港元及其他投资收益62亿港元。

2022年6月底外汇基金的总资产为4.21万亿港元,较2021年底减少3597亿港元。

余伟文称,“下半年投资环境继续充满挑战,比如通胀持续高企会使环球央行实施更为进取的货币紧缩政策,地缘政治风险持续恶化,主要经济体陷入经济衰退的风险加剧,都可能会引致资产市场出现较大的波动,因此下半年的投资环境仍然十分困难。”

编辑:叶舒筠

版权声明

证券时报各平台所有原创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我社保留追究相关行为主体法律责任的权利。